原标题:预警又响!互保坑惨光伏富豪,1年亏掉前10年利润

  作者:雷晨

  2月5日,联合评级公告称,决定将江苏爱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爱康科技”)移出信用等级观察名单,将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原因是公司2019年预计亏损规模大,资本实力下降,且对外担保存在代偿风险。

  01、负债76亿,评级多次预警

  据官网介绍,爱康科技成立于2006年3月,专注新能源制造和新能源服务两大核心业务,是中国新能源行业龙头企业之一,2011年8月登陆深交所中小板。

  公司存续一只债券“18爱康01”,发行规模3亿元,期限3年,票息7.4%,将于明年4月到期。该债券中证隐含违约率为7.94%,可见评级机构对其存在一定担忧。

  此次联合评级将爱康科技列入“负面”,并非首次发出警报。

  早在去年年底,联合评级关注到公司及控股股东爱康实业对海达集团及其子公司提供的融资担保规模较大,由于后者生产经营已受资金紧张的严重影响,或使爱康科技及控股股东承担保证责任。

  当时,联合评级决定将爱康科技列入信用等级观察名单。目前,爱康科技公司主体和债项的最新评级均为“AA”。

  2019年三季报显示,公司营收为37.88亿元,同比增长3.19%;净利润为5588.06万元,同比下滑58.34%,增收不增利,盈利水平呈下降趋势。

  小债注意到,公司当前总负债为76.32亿元,资产负债率55.78%。而在2017年,公司资产负债率达66.12%,2018年出售部分子公司股权“瘦身”后,负债率有所下降。

  不过,爱康科技短期负债将近30亿元,账面货币资金仅存20.56亿元。另外,公司已使用授信额度26.56亿元,授信余额仅为2.6亿元。偿债压力不容乐观。

  02、业绩巨亏,对外担保超百亿

  实际上,联合评级将爱康科技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主要是由于公司2019年预计亏损规模大,资本实力下降,且对外担保存在代偿风险。

  2月2日,爱康科技发布公告称,预计公司2019年度业绩亏损12亿元至17亿元,而上年同期净利润为1.25亿元。据小债统计,公司2019年的预亏损远超其前十年净利润之和。

  公司认为,一方面,2018年“5.31”光伏新政影响持续发酵,光伏可再生能源补贴政策未明确,且补贴延期发放、光伏限电等情况,导致公司光伏电站存在资产减值情况。

  另一方面,则是受到海达集团担保事项的影响。如果在担保期内,被担保公司到期没有还款,公司可能会承担相应的保证责任。

  具体来看,2019年末,公司对海达集团子公司东华铝材担保余额2.41 亿元、科玛金属担保余额7000万元。这两家公司生产经营已受严重影响,部分贷款出现欠息、逾期。

  截至目前,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累计对外担保额度101.67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净资产的比例达173.29%。

  值得注意的是,2月6日,公司审议通过为一家参股子公司进行担保。若包含本次担保额度,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申请对外担保额度占最近一期净资产的180.11%。

  03、光伏富豪的“人情债”

  小债还了解到,上述担保对象海达集团与爱康科技渊源颇深。

  爱康科技实控人邹承慧生于1974年,毕业于湖南大学经管系,1997年进入农业银行江阴支行信贷科工作。2001年,他跳槽进入海达集团,并被委以重任。

  2006年,邹承慧与日方合作创立爱康太阳能器材有限公司,即爱康科技前身。在公司起步初期,邹承慧仍继续负责海达集团相关工作。第二年,邹承慧告别海达集团专注爱康科技。

  2011年爱康科技上市,没多久便遭遇2012年光伏产业寒冬,很多同行都没能熬过去。彼时,海达集团先后为爱康科技共计1.88亿元贷款提供担保,助爱康科技度过危机。

  近年来,爱康科技和海达集团多次互相担保。此外,双方还成立一家合资公司江阴海达进出口有限公司,但目前已经注销。

  此一时彼一时,报恩心切的爱康科技如今似乎自身难保。

  由于担保纠纷和合同纠纷,2019年12月以来,公司控股股东爱康实业及其一致行动人被累计冻结的爱康科技股份,占总股本的11.84%,总累计冻结5.31亿股。

  同时,爱康实业所持爱康科技75.28%股份被质押,占总股本11.32%。邹承慧本人所持的爱康科技1.22亿股份全部被质押,占总股比2.71%。

  1月14日,邹承慧卸任爱康科技法定代表人,此举亦使这家新能源巨头的未来多了一丝不确定性。

  你认为爱康科技能跨过眼前的难关,并顺利兑付3亿元的债券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责任编辑:李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