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创新高地的文化超越:需在熔炼中建构更具精神性、纯粹性的主体价值

近日,以“创新高地的文化超越”为主题的第三期见地•创造者分享会在深圳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举行。本次分享会由见地、深圳招商文化产业公司,中国新产业业务沙龙联合主办。

当代文化学者,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化发展战略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兼职副研究员、见地沙龙召集人肖怀德带来了以《创新高地的文化超越》为主题的发言。

肖怀德

肖怀德发言摘要:

我们希望来到一个特别空间场景意义的地方来谈创造,无疑深圳成为绝佳的选择。定名为“创新高地的文化超越”,基于我有限的深圳经验,对深圳文化和创新实践有几点观察,权当抛砖引玉:

第一,深圳文化是一种远离政治中心的文化。正是远离首都政治中心,这里的文化形态、文化行为与政治的关系、与意识形态之间的角力没有那么显著。使得这里的文化建设不需要承担太多的意识形态工具和宣传教育功能,文化消费需求更多的基于人的内在需求、精神需求而衍生,文化与商业、市场、效用链接的直接性更强。

第二,深圳文化是一种带有实用主义色彩的文化。深圳的人群从打工者、到企业主,从最初来到这个城市往往出发点是生存、立足,从而使得生存的本能为这个城市刻上了文化实用主义的深层烙印。

第三,深圳文化不是一种具备深厚文化传统的当代文化形态。作为一个曾经的小渔村,城市几乎平地而起,它的文化发展和文化生成往往不需要背负过重的传统包袱,以及处理自身传统与现代性的关系,而这是很多中国历史文化名城的普遍命运。所以,这里的文化生成或者是文化传统的移植,或者是涌入这个城市的人群带来的多元文化基因的碰撞和沉淀。

第四,深圳文化是一种多元文化背景的人群聚合所催生的一种新的城市文化形态。这种多元文化背景的人群聚集,一方面群体数量较多的某些地域(如广东、湖南等地)文化在这里会生长,形成某种区块化的文化积块,同时不同的地域文化与港澳文化、西方文化在这里的交融碰撞,也催生了一种独特的城市文化气象和文化景观。

第五,深圳文化深受香港、澳门文化的影响。深圳与香港、澳门的地理区位接壤。澳门曾经在明清时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国际化大港口,是中西文明交流的重心。香港曾经的影视文化、明星文化、古惑仔文化等流行文化深深影响了大陆,尽管香港、澳门的文化辉煌已不复往日,但深圳显然深受两地的影响。

在本次主题设定中,我们提出“文化超越”的理念,这种文化超越并不是简单意味着城市与城市之间的赶超概念,而更想表达的是深圳自身文化的内在超越。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创新的高地,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包容开放的创新文化,在创新文化是具有吸引力和感召力的。但是在文化创新上,目前还谈不上具有强大的感召力。

文化的超越需要在熔炼中建构更精神性、纯粹性的主体价值。如果深圳不跳出实用主义的局限,如果只是在吸纳层面,而没有完成自身文化主体性层面的建构,没有完成自身价值观的建构,也很难实现真正意义的内在超越。

此外,出席活动的嘉宾们围绕肖怀德的发言展开了讨论。

以下是现场嘉宾的讨论摘要:

让文物活起来——博物馆的策展与文创

黄阳兴

黄阳兴 :2007年国际博物馆协会重新定义了博物馆的功能,核心是将“教育”视为首要任务。正如1889年美国史密斯学会古德(Goode)所说,博物馆不应是“古物的坟墓”而应成为“新思想的策源地”。博物馆的展览与文创是“让文物活起来”的重要手段之一。博物馆展览一定要建立在藏品的科学研究与成果转化的基础之上,这也是当下国内博物馆的薄弱环节。数字时代要充分利用科技创新,增强互联互动。近代蔡元培先生倡导的“美育救国”思想仍然值得博物馆认真思考。

如何做一个不一样的图书博览会

徐茜

徐茜(海南岛国际图书博览会有限公司董事长 ):传统的图书博览会起源于西方活字印刷术发明后的图书交易,进而是书商之间的版权交易及印刷机械交易,中国几乎每个省都有自己的书展、书市、书香节,通常也是以各家出版社争奇斗艳搭建的展位、人山人海的观众和过千万的销售额为指标,一个好的会展应该也是一个旅游目的地。

文旅项目中的文化内容IP打造探讨

张冬梅

张冬梅 ( 汉唐韵文化集团董事长 ):现在国内文旅项目最大的问题是同质化竞争严重。如何打造文旅项目的差异化?如何通过对在地文化的挖掘,提炼出有代表性的IP形象加以运营,是值得思考的问题。汉唐韵近年来聚焦于文旅项目的内容IP服务,在城市IP运营、乡村振兴方法论、文旅小镇IP方法论、企业品牌IP方法论上进行探索,以与华侨城合作的甘坑小镇为实操案例,通过对在地文化的挖掘,梳理,提炼,找出最具代表性的文化符号,进行内容创意。

李康化 (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副院长、教授)点评:文旅项目的IP打造需要把握几个关键点:一是营造场景,比如甘坑小镇的客家文化,如何营造客家的日常。二是线上线下混流,实现线上向线下导流。三是在地文化的发掘,让游客产生异质文化的体验。

戴斌 (听众):我们认为知名并不等于IP。IP打造与建构要实现六道阶梯:一是价值观建构。二是IP个性(包括形象、性格)塑造。三是世界观建构。世界观不同于价值观。四是故事。五是跨文化多元演绎。六是商业实践。

中国美的文化赋能

王素娟

王素娟(开物成务创始人 ):我了解到中国有一个行业叫工艺美术,它的从业人员其实是比较两极分化的。传统的工艺美术行业,你会觉得非常美,刺绣有刺绣之美,雕漆也有两百多种不同的美,能不能让更多人看到这份少有的美?

艺术家驻地在促进文化创意交流中的作用

冯健梅

冯健梅(深圳天隆雅集公司董事长): 在当前全球化的背景下,多元与变化不仅是时代发展的主旋律,亦是现当代艺术在发展中不断探索的主题。

驻地能够使艺术家转换空间,来到一个不熟悉的国度、地区和工作室进行一至三个月的驻留,期间不仅在一个新鲜的氛围中与本地的自然环境、人文环境、社会环境发生关联,甚至可以与来自其他国家或地区的陌生艺术家一道生活和工作,这对艺术家本身的兴奋度提升、理念笃实的有效性有着极大的推动作用,从而促进了艺术灵感的迸发。

科技艺术40年—从林茨到深圳

唐司韵 (设计互联策展人) :1979年中国改革开放,深圳作为重要的试点开启了一段不断加速的发展历程。这次展览在深圳举办是非常合乎时宜的。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数字化图景当中,我们必须谨慎探索艺术、科技与人类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想象并引领人与科技共生的未来。

什么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创造者?

唐克扬

特邀观察员 唐克扬 ( 建筑师、策展人、南方科技大学教授 ):

我个人同时从设计师,教育者,和思考者这三个角度来思考创新的问题,我们不仅是创新的实践者,也需要考虑创新思维的教育养成——最终创新不能不是一个哲学层面的问题。

我们需要思考,什么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创造者?在我看来,仅仅卖点打上logo的文创还不能成为创造者。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共同创新”的问题,就是在各自个性的基础上怎么一起往前一步?将已有的文化潜力简单挖掘出来还不是创新,至于卖得好不好只是个商业问题。我们很多时候谈的创新成功其实是营销的层面。创新在我看来不止于此,否则它就无法使得大多数人受惠。

第一个层面,过去已有的东西,城市的现状,我们如何让它绽放出新意,如何让旧与新并行不悖?

第二个层面,如何在有限的资源里发掘出无限的可能?

第三个层面,什么是短时间的创新?什么是可持续的创新?我们今天看到的所谓创新,很多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新的已经变成了旧的,一切归于历史了。我们需要考虑长效的创新机制。

今天的讨论不见得找到一个明确的答案,但在深圳,这样一个对“新”并不陌生的城市,它可能为我们重新打开了一个认真的话题: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创新?

本文由见地沙龙授权发布,编/刘珊珊 ,审/任慧

责任编辑: